<source id="cghjc"></source><nobr id="cghjc"></nobr>
      <source id="cghjc"><input id="cghjc"></input></source>
    1. 養殖場禁養

      您的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成功案例 - 養殖場禁養 - 正文

      【案例解讀】河南禁養區強制關閉措施及賠償糾紛的案件

      來源:北京栩銳律師事務所_10年企業拆遷維權_010-61057080   更新:2018-07-02   瀏覽:

      【案件事實】

      原告王建耿不服被告西華縣人民政府強制關閉措施及行政賠償糾紛一案,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9年12月28日作出(2009)周行轄字第99號行政裁定移交本院審理。本院受理后,向被告送達了起訴狀副本、應訴通知書和舉證通知書。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0年3月5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王建耿及其委托代理人劉風雨、趙瑞紅,被告委托代理人賈合軍、胡永正到庭參加訴訟。經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批準〔(2010)豫法行復字第448號、(2010)豫法行復字第864號〕,延長審理期限150日。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2009年12月3日,被告對原告的養殖場采取了強制關閉措施,原告不服,提起行政訴訟。被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證據:⑴王建耿的調查詢問筆錄、現場檢查筆錄、照片、西華縣環保局信訪受理登記表、西華縣環保局查處環境保護違法行為立案登記表、環境違法行為調查終結報告表各一份;以證明原告的養豬場年存欄量為500-600頭,該養豬場未辦理相關手續,污染環境,環保局立案調查程序合法;⑵西華縣人民政府的行政處罰事先告知聽證委托書、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及送達回證、趙莊養豬場的申辯函、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書及郵寄回執、聽證通知書及送達回證、聽證筆錄各一份,以證明被告履行了行政處罰事先告知和聽證程序;⑶西華縣人民政府關于關閉西華縣城關鎮趙莊養豬場的決定及送達回證,以證明被告向原告送達了處罰決定;⑷西華縣人民政府關于關閉西華縣遲營生豬養殖場等5 家畜禽養殖企業有關事宜的通知及送達回證,以證明被告向原告告知了履行期限;⑸《國家環境保護總局關于1998年取締、關閉和停產15種污染嚴重企業工作意見的通知》和《河南省環境保護局關于重申強化監管若干措施的通知》,以證明被告有強制執行的權利;⑹公證書一份,以證明進行了證據保全;⑺清點、登記及處理物品有關情況的說明一份、現場筆錄二份,以證明被告對原告的生豬、飼料、鴨子進行了競價處理;⑻清點物品清單一份,損壞物品清單二份、丟失物品清單、不愿領取物品清單、趙莊物品清查帶走清單、西華縣廣播電視局錄相、西華縣環境保護局錄相各一份,以證明強制關閉原告養豬場時清點的物品。

      【雙方辯詞】
       

      原告訴稱,2009年9月24日,被告以原告的養豬場位于畜禽禁養區為由,對原告的養豬場作出關閉的處罰決定,由于原告的養豬場建于西華縣畜禽養殖禁養區劃定之前,原告要求被告進行補償,被告置之不理。在處罰決定指定的3個月履行期限內,原告正準備關閉養豬場、處置、搬遷養殖設施,被告卻于2009年12月3日組織公安等部門拘禁原告及其家人,將原告養豬場內的豬舍及附屬設施拆毀,夷為平地,對原告造成200多萬元的損失。關閉養豬場就是停止生產經營,不是毀滅養豬場,且被告沒有強制執行權,被告在原告履行期限未滿的情況下,就采取拆除、毀滅的方式關閉養豬場,嚴重侵害了原告的財產權,由此對原告造成的損失,被告應依法予以賠償。故,請求法院確認被告拆毀原告養豬場的行政行為違法 ,并判令被告賠償原告損失200萬元。原告提供了以下證據:(1)西政罰字(2009)005號處罰決定一份,以證明被告作出的處罰決定沒有載明履行期限;(2)西華縣人民政府關于關閉西華縣遲營生豬養殖場等5 家畜禽養殖企業有關事宜的通知〔西政(2009)34號〕、依法關閉趙莊養豬場的情況說明各一份,以證明被告沒有指定履行期限;(3)養豬場拆除之前的錄相、養豬場拆除中的錄相、養豬場拆除之后的錄相各一份,以證明被告的拆除方式違法;(4)趙莊養豬場財產狀況清單一份、損壞物品清單二份、丟失物品清單、不愿領取物品清單、趙莊物品清查帶走清單、趙莊養豬場資產評估報告書、房屋拆遷補償和安置協議書、西華縣拆遷房屋及附屬物評估登記表各一份、城鎮開發建設拆遷賠償清單二份、電動車購買發票、高××的證明、楊×的證明、河南潢川卜集合理苗圃的證明、周口市泰克斯機械設備有限公司的銷貨清單、西華縣綠洲花木風景園的證明、張繼紅的證明、馬××的證明、發貨單、楊××的證明各一份,以證明原告養豬場的損失;(5)尹××、高××、楊×、劉××、馬×的錄音各一份,以證明原告養豬場的物品被損或丟失的情況;(6)養牛場的錄相、趙莊王建耿養牛場剩余財產狀況清單、高×的證明、趙××的證明、王××的錄音各一份,養牛場房屋拆遷安置協議書一份、城鎮開發建設拆遷增補賠償清單三份、西華縣拆遷房屋及附屬物評估登記表二份,以證明被告擴大了關閉范圍,將養牛場的物品運走或損壞;(7)照片,以證明原告養豬場的物品被毀;(8)趙莊豬場圈舍、住房及附屬物工程預算一份,以證明養豬場的預算價格;(9)張××的證明一份,以證明養豬場的建筑結構;(10)建筑物及其他附屬設施清查評估明細表一份,以證明養豬場房屋和附屬物的價格;(11)張××、劉××、李××、朱××、劉××、姜××、李××、王××、任××、邱××、畢××、劉××的證明各一份、康佰健康功能家紡用品質量信譽卡一份,以證明原告丟失的物品;(12)程××的證明一份,以證明原材料的價格;(13)趙××、紀××的證明各一份,以證明原告養豬場的生豬數量和價值;(14)李××的證明三份,以證明原告養豬場的生豬數量和市場收購價格;(15)肖×的證明一份,以證明養豬場楊樹數量和價值;(16)趙莊養豬場丟失物品清單一份,以證明原告養豬場丟失的物品及價值;(17)王××、郭×、趙××、斬××的證明各一份、存款單據復印件一份,以證明原告存放在養豬場內的3萬元左右現金及貴重物品丟失;(18)王××的證明一份,以證明原告養豬場的家禽數量;(19)照片一份,以證明養牛場的物品損失;(20)王××、許昌縣陳曹農機門市部、史××、李×、趙××、解××、肖×、何××、陳××、王××、劉××、遠××、李×的證明各一份,以證明養牛場損失的物品;(21)王建耿的證明一份,以證明其放在養牛場的五套門窗被拉走;(22)××電動工具機電商行的證明及維修票據、××電器櫥柜的證明及維修票據、朱××的證明及維修票據、劉××的證明及維修票據、大新鎮姜××農機修理部的證明、李××的證明及維修票據、河南省××鍋爐制造有限公司的證明及維修票據、袁××的證明、杜××的證明,以證明被損物品的維修費用;(23)白××的證明一份,以證明每塊磚的市場價格;(24)張××的證明一份,以證明養牛場建設施用磚的數量;(25)王××的證明一份,以證明養牛場存放麥桿的數量及價值;(26)金××的證明一份,以證明豬的市場價格;(27)軒××的證明一份,以證明原告養豬場豬的品種及數量。
       

      被告辯稱,原告養豬場處于禁養區內且違法是不爭的事實,不論原告養豬場始建于何時,被告給予關閉的是針對目前違法的養豬場,根據我國法律的規定,因違反環境保護法規而受到行政處罰帶來的損失,不應予以補償,原告要求給予補償的請求無法律依據;被告對原告養豬場作出關閉的處罰決定后,又向原告送達了西華縣人民政府關于關閉西華縣遲營生豬養殖場等5 家畜禽養殖企業有關事宜的通知〔西政(2009)34號〕,明確告知其履行期限為30天,因原告未在指定的期限內履行關閉義務,被告根據《國家環境保護總局關于1998年取締、關閉和停產15種污染嚴重企業工作意見的通知》和《河南省環境保護局關于重申強化監管若干措施的通知》第四條第四款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四十四條、第四十五條的規定,實施強制關閉是法律賦予被告的權利,被告對原告養豬場實施強制關閉時,對原告的物品和生豬進行了清點登記和公證,并妥善保管,為防止生豬凍死、受傷和發生疫情,被告采取變賣的方式對生豬進行了處理。原告將行政處罰決定書中行使訴權的期限理解為履行期限,導致原告未在規定的期限內履行關閉義務,由此帶來的后果應由原告承擔。綜上所述,因原告的違法行為給社會帶來了嚴重危害,被告為了人民群眾的生命健康安全,根據法律、行政法規和有關文件的規定,對原告養殖場實施強制關閉是被告應盡的職責,且符合法律規定,原告因違法經營養殖場而受到行政處罰,損失應由其自己承擔,原告的要求不應得到法律支持。
       

      【庭審過程】

      經過庭審質證,本院對以下證據作如下確認:


      一、對原告提供的證據(1),該處罰決定書中沒有載明履行期限,對原告的證明目的本院予以采信;對證據(2),本院認為,該通知雖然在履行期限上的表述不準確、不確切,但是,結合案情可以理解為履行期限為30日,原告認為沒有指定履行期限的理由不能成立,對該證據的證明目的不予采信;對證據(3),被告無異議,對其證明目的本院予以采信;對證據(4),被告稱損壞物品清單、丟失物品清單、不愿領取物品清單、趙莊物品清查帶走清單是復印件不予質證,但是,被告也向本院提供了上述證據,以證明對原告物品的保存情況,應視為被告對上述證據的認可,對上述證據的證明目的本院予以采信。趙莊養豬場資產評估報告書的有效期為一年,被告對原告的養豬場采取措施時,該評估報告書已超過了有效期,被告的異議理由成立;房屋拆遷補償和安置協議書、西華縣拆遷房屋及附屬物評估登記表、城鎮開發建設拆遷賠償清單均是復印件,且被告不認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十七條第(六)項之規定,本院不予采信;電動車購買發票、高××的證明、張××的證明、馬××的證明、發貨單、楊××的證明只能證實原告曾經購置過這些物品,但是,不能證明被告采取強制關閉措施時電動車存放在養豬場內,也不能證明被告采取強制關閉措施時養豬場內存放的獸藥、玉米、豆粕的數量和重量,被告的異議理由成立。對高××證明的玉米售價和馬××證明的豆粕、麩皮的售價,被告沒有提出異議,本院予以采信;對河南潢川卜集合理苗圃的證明、周口市泰克斯機械設備有限公司的銷貨清單、西華縣綠洲花木風景園的證明,本院認為,由于西華縣綠洲花木風景園是草坪機等物品的所有權人,原告是保管人,除所有權人的證明和原告的陳述外,沒有其他證據證明養豬場被強制關閉的當天,西華縣綠洲花木風景園的物品存放在養豬場內,對此物品本院不予確認;對楊華的證明被告沒有提出異議,本院予以采信;趙莊養豬場財產狀況清單上沒有證人的簽名,不符合證據的形式要件,且沒有相關證據加以印證,被告也不認可,對該清單本院不予采信;對證據(5),該組證據只能證明原告的財產受到了損失,但是,不能證明損失的具體數額,被告的異議理由成立;對證據(6),趙莊王建耿養牛場剩余財產狀況清單上沒有證人的簽名,不符合證據的形式要件,且沒有相關證據加以印證,被告也不認可,對該清單本院不予采信;高×、趙××的證明、王××的錄音、養牛場的錄相相互之間能夠印證,對其證明目的本院予以采信;養牛場房屋拆遷安置協議書、城鎮開發建設拆遷增補賠償清單、西華縣拆遷房屋及附屬物評估登記表只是證明2007年拆遷安置時對牛場的補償價格,被告清運原告養牛場的物品時,原告的養牛場已拆除完畢,且該證據與本案無關,本院不予確認;對證據(7),被告雖提出異議,但是,在原告提供的養豬場關閉后的現場錄相中,可以看到現場遺留有死豬和丟棄的物品,對其證明目的本院予以采信;對證據(8),被告對其證明目的沒有提出異議,本院予以采信;對證據(9),被告沒有提出異議,本院予以采信;對證據(10),該證據只能證明2008年養豬場房屋和附屬物的價格,被告的異議理由成立;對證據(11),本院認為,該組證據只能證明原告曾經購置過這些物品,但是,不能證明被告采取強制關閉措施時給原告造成損失的具體數額;對證據(12),該證據不能證明原告的損失數額,本院對其證明目的不予采信;對證據(13)、(14),該證據證明的生豬數量與公證書載明的生豬數量不一致,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十三條第(一)項的規定,對其證明的生豬數量不予采信。被告雖對生豬的市場價格提出異議,但是沒有證據加以印證,異議理由不能成立。對該證據證明的生豬市場價格予以采信。對證據(15),該證據與河南華潤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的評估報告書、楊華的證言相印證,本院予以采信;對證據(16),該證據沒有任何人的簽名,不符合證據的形式要件,且沒有相關證據加以印證,被告也不認可,對該證據本院不予采信;對證據(17),王××、郭×的證言不能證明被告采取強制關閉措施的當天,原告在養豬場內存放有3萬元左右的現金,對其證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趙××、斬××與本案有利害關系(均在養豬場工作,證明內容中有他們的物品丟失),無其他證據印證,且,斬瑞霞的簽名與所附身份證復印件上的名字不一致,對其證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對證據(18),本院認為,公證書上雖然沒有記錄狗、雞、鴨等畜禽,但是,被告變賣原告的物品時,公證處的現場筆錄上顯示變賣的有鴨子,況且,王××的證明與原告養豬場關閉前錄制的錄相基本一致,也能與公證處的現場筆錄相印證,對該證據本院予以采信;對證據(19),該照片不能證實養牛場的損失,對其證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對證據(20),王××、許昌縣××農機門市部、史××、李×、趙××、解××、肖×、何××、陳××的證明與高攀的證明能夠相互印證,本院予以采信;王××、劉××、遠××的證言只是證明原告曾經購買過這些物品,但是不能證明這些物品在養豬場被強制關閉的當天存放在養豬場內;對于李×的證言,被告辯稱強制關閉原告養豬場時現場沒有納米能量杯,但是,本院組織原、被告清點由被告存放在西華南方家俱廠的原告物品時,發現有納米能量杯1個,被告的異議理由不能成立,對此應予確認,鑒于原告沒有提供證據證明下余5個納米能量杯存也放在養豬場內,對這5個納米能量杯本院不予確認,原告有新證據后,可另行起訴。對證據(21),該證據與高×、陳××的證明能夠相互印證,本院予以采信。對證據(22),被告對××電動工具機電商行的證明及維修票據、××電器櫥柜的證明及維修票據、朱××的證明及維修票據、李××的證明及維修票據、杜××的證明無異議,本院予以采信,被告對下余的證據提出異議,但是,被告沒有在本院指定的期限內重新申請評估或鑒定,本院對證據的證明目的予以采納;對證據(23),該證據與本案無關,本院不予確認;對證據(24),本院認為,該證據只是證明張改印給原告建養殖場時的用料情況,不能證明原告的實際損失;對證據(25),原告提供的趙莊王建耿養牛場剩余財產狀況清單上寫明麥秸桿為10噸,價值1000元,雖然該清單沒有證人的簽名,不符合證據的形式要件,但是,該證據是原告提供的,應視為原告單方對清單上物品價值的認可,而王××證實麥秸價格為每噸600元(共計10噸),二者之間相互矛盾,對王××證實的麥秸價格本院不予采信;對證據(26),被告雖提出異議,但是,沒有相應證據加以印證,其異議理由本院不予采納,對該證據的證明目的本院予以采信;對證據(27),該證據證明原告養豬場的生豬數量與西華縣公證處出具的公證書不一致,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十三條第(一)項之規定,對該證據不予采信。
       

      二、對被告提供的證據⑴,原告在調查筆錄中承認養豬場年存欄量為500-600頭,原告沒有充分證據推翻其認可的事實,對該調查筆錄本院予以采信;原告對現場檢查筆錄、照片、西華縣環保局信訪受理登記表、西華縣環保局查處環境保護違法行為立案登記表、環境違法行為調查終結報告表無異議,本院予以采信;對證據⑵,原告無異議,本院對其證明目的予以采信;對證據⑶,原告對其證明目的無異議,本院予以采信;對證據 ⑷,本院認為,西華縣人民政府關于關閉西華縣遲營生豬養殖場等5 家畜禽養殖企業有關事宜的通知是針對西華縣政府相關部門下達的,被告稱將該通知送達了原告,但是,被告的送達回證上既沒有受送達人的簽名,也不顯示被告將該通知送達給了何人、是否拒收及拒收理由,原告否認收到過該通知,被告也沒有其他證據證明原告收到了該通知,因此,對該證據的證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對證據⑸,本院認為,原告的養豬場不屬于15種污染嚴重企業(即“十五小”),不適用《國家環境保護局關于1998年取締、關閉和停產15種污染嚴重企業工作意見的通知》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十七條規定,“法律、法規沒有賦予行政機關強制執行權,行政機關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由此可以看出,行政機關享有強制執行權必須有法律、法規的授權,而《河南省環境保護局關于重申強化監管若干措施的通知》不屬于法律、法規的范疇,況且,《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四十條規定,當事人對行政處罰決定不申請復議,也不向人民法院起訴,又不履行處罰決定的,由作出處罰決定的機關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由此可見,被告不具備關閉的強制執行權,原告的異議理由成立;對證據⑹,西華縣公證處在保全證據時,有許多物品(如現金600元,該現金后來在家俱廣場由原告領走,再如:房屋和廠房多少間,多少面積等)沒有登記在公證文書中,缺乏客觀性、公正性,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七條的規定,對該公證書中原告有證據推翻的部分本院不予采信。對證據⑺,本院認為,被告沒有證據證明在競價處分原告物品前通知原告領回物品,且競價處理前也沒有對物品進行價格評估,且,被告變賣原告的財產沒有法律依據,原告的異議理由成立。鑒于原告沒有提供證據證明養豬場內存放的玉米、麩皮、豆粕的數量和重量,對被告競價處理玉米、麩皮、豆粕的重量和數量予以采信,但是,被告競價處理的價格明顯低于原告購買的市場價格,因此,對玉米、麩皮、豆粕的處理價格本院不予采信;公證書中記錄的混合飼料為25袋(沒有注明產地、品牌、重量)、錢旺牌豬飼料10袋,而被告在競價處理的現場筆錄上卻顯示飼料為18袋,對飼料競價處理的價值本院不予采信,由于公證書上沒有記錄混合飼料的品牌、產地、重量,在競價處理的筆錄上也沒有寫明處理的是什么飼料,無法估算其價值,原告也沒有提供證據證明飼料的價值,因此,對此損失本院不予確認,原告有新證據后可另行起訴;對證據⑻,本院認為,清點物品清單只是被告對現場清點后拉走的物品進行的核對,原告的異議理由成立。原告對損壞物品清單二份、丟失物品清單、不愿領取物品清單、趙莊物品清查帶走清單無異議,本院予以采信;西華縣廣播電視局和西華縣環境保護局的錄相只是記錄了被告拆除養豬場的過程,并沒有詳細完整地記錄被強制關閉現場物品的清點過程,對其證明目的本院不予采信。
       

      【審查階段】

      經審理查明, 2009年9月24日,西華縣人民政府作出關于關閉西華縣城關鎮趙莊養豬場的決定〔西政罰字(2009)005號〕,以趙莊養豬場位于城鎮規劃區內、不符合《畜禽養殖污染防止管理辦法》第七條的規定、未辦理環保審批手續、未落實污染防治措施、嚴重污染環境為由,對趙莊養豬場予以關閉,該決定沒有載明履行期限,該處罰決定交待了復議期限和起訴期限, 10月10日,西華縣人民政府將該決定送達原告。2009年9月25日,西華縣人民政府作出關于關閉西華縣遲營生豬養殖場等5家畜禽養殖企業有關事宜的通知〔西政(2009)34號〕,要求“相關部門依法責令被關閉的養殖場于規定期限30日內完成關閉工作”,被告稱將該通知送達了原告,但是,被告提供的送達回證上既沒有受送達人的簽名,也不顯示該通知送達給了何人、是否拒收及拒收理由,原告否認收到該通知,被告也沒有其他證據證明向原告送達了該通知。2009年12月3日,被告組織公安、環保等部門對原告的養豬場采取了強制關閉措施,將原告養豬場內的養殖設施、廠房、住室、圍墻全部推毀扒掉,將原告的楊樹伐倒賣掉,養豬場被夷為平地,原告養豬場內的生豬、飼料、設備及生活用品被運走。原告的養豬場被強制關閉后,在關閉現場遺留有死豬和部分物品。西華縣公證處在關閉現場進行了證據保全,西華縣公證處出具的公證書沒有完整、客觀真實的記錄關閉現場的物品種類、數量(如:對衣服以袋為單位進行統計、再如“鞋多雙”、“藥200盒”,對房屋的間數和面積、養豬場內存放的現金等沒有記錄)。被告在強制關閉原告養豬場的同時,也將原告養牛場內的物品清運走,其中有:打料機1臺、打草機2臺、鋼金梁6架、大鐵門1個、預制板40塊(3.3米)、三角架梁6架、鋼管30根、檁條100根、磚130000塊、楊樹10棵、塑料管112米、麥秸10噸、帆布蓬1個、石棉瓦200塊、門窗5套、草車2個、三項電一套、紅大瓦360塊。12月3日,被告將原告的生豬(包括死豬)以競價的方式處理掉,得價款12萬元,12月6日,被告將原告的飼料以競價方式賣掉,得款8860元(其中玉米6276斤、每斤0.8元,麥麩3424斤、每斤0.7元,飼料和豆粕沒有單獨競價處理,而是在一起競價變賣了1444元),公證書上記錄有混合飼料25袋、錢旺牌豬飼料10袋,而競價處理的現場筆錄上卻顯示只有飼料18袋。被告將原告的20只鴨子(其中12只死亡)以80元的價值變賣掉,被告競價處理上述物品前既沒有證據證明通知原告領回被拉走的物品,也沒有進行價格評估。2010年4月16日,原、被告雙方在本院的主持下達成如下協議:被告存放的物品由原告領走后負責修理,修理費用以有關部門(或人員)出具的票據為準,當天,原、被告雙方在本院主持下對由被告保存(存放在西華縣南方家俱廣場)的物品進行了清點,清點后,原告領走了部分物品(詳見卷內交接清單),原告領走物品后,對損壞的物品進行了維修,原告提供證據證明損壞物品的修理費用共計31110元(其中袁向前出具證明證實維修家具需要費用6360元),在庭審中,被告對部分維修費用提出異議,本院告知被告如對維修費用有異議,可在10日內申請評估或鑒定,但是,被告沒有在指定期限內申請評估和鑒定。下列物品仍有被告保存:被子9條、窗簾4個、電熱氈1個、上衣22件、褲子42件、秋衣34件、秋褲16件、毛衣15件、毛褲4件、棉上衣27件、棉褲6條、床單11條、圍巾3條、枕頭6個、蚊帳1個、納米能量杯1個(損壞)、衣架1個、盆子2個、鋁鍋1個、茶幾1個、黃豆2袋、煤球275塊、水缸1個、空壇子2個、油輪1 個、鋼管2根、無塔供水1 個、卡鉗架1個、自行車2輛、屋頂方形水桶(鐵制)1個、塑料水桶1個、煤火1個、鐵欄桿(2.5m×1m)5個、碗5個、塑料盆1個、電動手磨機1臺、川崎牌自動汽油機1臺。藥品有:豐收牌強心安4盒(5支"盒)、羚銳牌硫酸卡那2盒(10支"盒)、仙兔牌阿托品60支、上海公益牌安乃近5盒(共28支)、信誼阿米卡星30支、南島紅霉素5支、紅寶牌柴胡注射液20盒(5支"盒)、中農大氟羅注射液1盒(共10支)、上海中亞亞硒酸納注射液22支、頂尖牌魚腥草13支、阿司匹林腸溶片30瓶、康玉牌胃腸活16支、鑫龍源牌氯霉素10支、敖東牌安神補腦液10支、濱農闊殺除蟲劑36包,經清點,被告保存的藥品數量明顯少于200盒。被告丟失的物品有:鴨蛋1盆、草繩30卷、籽棉1袋、醋、醬各1瓶、碗3個、塑料水管5米、洗衣板1個、皮棉1袋、杜康酒1瓶、洗衣粉半袋、鹽半瓶、盤子2個、板2個。
       

      另查明,2008年7月14日,河南華潤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對原告的養豬場出具了評估報告,該評估報告的基準日為2008年7月10日,有效期為一年,原告養豬場內建筑物、機電設備、生物資產的評估價值為460192元。


      再查明,肖毛證實原告養豬場內外有楊樹175棵,楊華證實于2008年將35棵楊樹以2500元的價格轉讓給原告,王樹勤(原告養豬場的工人)證實原告養豬場內養有一條狗價值4000元、雞20只價值400元、鴨子50只價值750元。馬廣生證實銷售給原告的豆粕每袋270元,麥麩每件80斤、每件66元,高春良證實銷售給原告的玉米價格為每斤1.03元。李小樂證實2009年11月份生豬的市場價格為杜洛克公豬每頭7000-8000元、長白母豬每頭6500-7000元、二元母豬每頭3000元、育肥豬每斤6.6元-6.7元、仔豬每頭300元(哺乳仔豬每頭200元,40-60天的小豬每頭300元-400元),金春榮證實2009年11月份生豬的市場價格為杜洛克公豬每頭6200-6600元、長白母豬每頭6000-6500元、二元母豬每頭2600元、膘豬每斤6.7元-6.8元。
       

      【法院判決】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五十一條規定,當事人逾期不履行行政處罰決定的,作出行政處罰決定的行政機關可以采取下列措施:(一)到期不繳納罰款的,每日按罰款數額的百分之三加處罰款;(二)根據法律規定,將查封、扣押的財物拍賣或者將凍結的存款劃撥抵繳罰款;(三)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由此可見,采取強制措施必須具備一定條件:一是必須是被處罰人在規定的期限內拒絕履行行政處罰決定;二是采取強制措施的機關必須是具有執行權的機關,由于被告在作出關閉的處罰決定時沒有載明履行期限,被告也沒有證據證明向原告告知了履行期限,因此,不能視為原告拒絕履行處罰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第四十條規定,當事人對行政處罰決定不申請復議,也不向人民法院起訴,又不履行處罰決定的,由作出處罰決定的機關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由此可見,我國的法律、法規沒有賦予被告強制執行權。由于被告沒有強制執行權,被告對原告養豬場采取強制措施造成的損失應當予以賠償。河南華潤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對原告養豬場內的建筑物、機器設備、生物資產進行了評估,雖然該評估報告有效期為一年,但是,該報告的有效期截止日為2009年7月9日 ,與被告采取強制關閉措施的日期(12月3日)僅相隔不到6個月,由于被告拆除原告養豬場時沒有對建筑物及附屬設施進行評估,根據物價上漲的現狀,參考2008年河南華潤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的評估結果進行賠償較為公平合理。被告關閉原告養豬場時損壞原告物品而產生的維修費用,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被告沒有申請重新評估或鑒定,對該維修費用本院予以采信。對于原告生豬、鴨子、飼料、楊樹的損失,由于被告在處置原告的生豬、鴨子、飼料、楊樹前既沒有通知原告領取,又沒有對生豬、鴨子、飼料、楊樹進行價值評估,也沒有按重量處置原告的生豬和鴨子,況且,原告的養豬場被拆除后,原告失去了對自己物品的控制,上述物品在被告的控制之下,由于被告的過錯造成無法對物品價值進行評估,因此,對原告物品的損失數額應當作有利于原告的解釋。對于原告養豬場的生豬數量,以西華縣公證處出具的公證書為準,結合證人證言,育肥豬、膘豬的重量按出欄時的平均重量計算,生豬的價格按市場最高價即有利于原告的價格計算。被告處置原告的鴨子時,鴨子死亡了12只,這會造成競價處理的價值降低,對其競價處理價值,本院不予采納,王樹勤是養豬場的工作人員,能夠了解真實情況,其證實的內容與原告養豬場關閉前錄制的錄相基本一致,也與公證處的現場筆錄相印證,對其證明內容應予采信,被告處理原告玉米、麥麩、豆粕的價格低于市場價,應按市場價進行賠償。對于飼料,公證書上載明有錢旺牌豬飼料10袋、混合飼料25袋,競價處理的現場筆錄上卻只顯示飼料為18袋,鑒于公證書上沒有注明混合飼料的品牌、產地、重量和錢旺牌豬飼料的產地、重量,競價處理時的現場筆錄上也不顯示所競價處理飼料的重量、品牌,無法進行評估,原告也沒有提供證據證明飼料的價值,對此,本院不予確認,原告有新證據后可另行起訴。對于楊樹的損失,應參照河南華潤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評估報告中140棵楊樹的評估價值和楊華轉讓給原告35棵楊樹的價值進行賠償。原告訴稱被告拉走了西華縣綠洲花木風景園存放在養豬場內的本田牌草坪機、三菱牌打草機、川奇牌綠籬機、高枝剪、水泵(帶噴頭、支架)及花木,鑒于上述物品的所有權人是西華縣綠洲花木風景園、保管人是原告,除西華縣綠洲花木風景園的證明和原告的陳述外,沒有其他證據證明被告拆除原告養豬場時,這些物品存放在養豬場內,本院對此物品不予確認,相關權利人有新證據后可另行起訴。對于衣服、被子等其他物品的損失,原告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具體的損失數額,對其損失本院不予支持。對于存放在養豬場內的藥品損失,公證書上記錄有“藥200盒”,但是,沒有注明藥品的名稱、品牌、產地,原告提供證據證明的藥品種類少于經本院清點的藥品種類,原告也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具體的藥品損失數額,且,被告保存的藥品經清點也明顯少于200盒,致使藥品的損失無法評估和計算,對藥品的損失本院不予確認,原告有新證據后可另行起訴。對于被告保存的現有藥品,被告應當返還原告。對于被告保存的原告其他生活物品,被告應當予以返還,由于原告沒有提供這些生活物品的損失數額,對其損失不予確認,原告有證據后可另行起訴。 對于丟失的物品,被告應當折價賠償,由于物品是在被告的控制之下丟失的,致使無法對物品進行價格評估,折價賠償的價值應當作有利于原告的解釋,對于丟失而原告又沒有提供證據證明損失數額的物品,本案不予確認,原告有新證據后,可另行起訴。綜上所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七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第二十七條第(三)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四條第(四)項、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八條第(三)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西華縣人民政府對原告王建耿養豬場采取的強制關閉措施違法。


      二、被告西華縣人民政府賠償原告王建耿以下損失:建筑物及設施424046元〔其中母豬圈83160元、外圈12285元、成品豬圈155925元、藥房3420元、住室11115元、小住室3762元、圍墻7148元、鐵大門600元、地坪2375元、出豬臺1500元、下水道13613元、水池50元、消毒池428元、沉淀池3525元、排風扇325元、切割機290元、電焊機(BX-220A)580元、電動機(2臺)464元、定位欄27000元、圍欄27000元、保育欄45900元、消毒桶98元、清洗機870元、動力閘刀160元、三項動力表240元、沐浴器875元、沼氣池2320元、制冷機15610元、自動料槽3408元〕,楊樹13000元,生豬454800元〔其中公豬8000元×1頭、母豬7000元×26頭、育肥豬、膘豬6.8元/斤×200斤×165頭、仔豬400元×101頭〕,豆粕540元(270元×2袋)、麥麩2808元(3424斤×0.82元)、玉米6464元(6276斤×1.03元)、打料機6000元(1個×6000元)、打草機5600元(2臺×2800元)、鐵大門3000元(1個×3000元)、預制板(3.3米)2320元(40塊×58元)、三角架梁9000元(6架×1500元)、鋼管2100元(30根×70元)、檁條10000元(100根×100元)、磚42900元(130000塊×0.33元)、帆布蓬1000元(1個×1000元)、門窗3500元(5套×700元)、納米能量杯300元(1個×300元)、狗4000元、雞子400元、鴨子750元,物品修理費用31110元。以上共計1023638元。


      三、被告返還原告被子9條、窗簾4個、電熱氈1個、上衣22件、褲子42件、秋衣34件、秋褲16件、毛衣15件、毛褲4件、棉上衣27件、棉褲6條、床單11條、圍巾3條、枕頭6個、蚊帳1個、豐收牌強心安4盒(5支"盒)、羚銳牌硫酸卡那2盒(10支"盒)、仙兔牌阿托品60支、上海公益牌安乃近5盒(共28支)、信誼阿米卡星30支、南島紅霉素5支、紅寶牌柴胡注射液20盒(5支"盒)、中農大氟羅注射液1盒(共10支)、上海中亞亞硒酸納注射液22支、頂尖牌魚腥草13支、阿司匹林腸溶片30瓶、康玉牌胃腸活16支、鑫龍源牌氯霉素10支、敖東牌安神補腦液10支、濱農闊殺除蟲劑36包、衣架1個、盆子2個、鋁鍋1個、茶幾1個、黃豆2袋、煤球275塊、水缸1個、空壇子2個、油輪1 個、鋼管2根、無塔供水1 個(不含電機)、卡鉗架1個、自行車2輛、屋頂方形水桶(鐵制)1個、塑料水桶1個、煤火1個、鐵欄桿(2.5m×1m)5個、碗5個、塑料盆1個、電動手磨機1臺、川崎牌自動汽油機1臺。


      四、駁回原告的其他訴訟請求。


      上述第二、三項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履行完畢。

      北京栩銳律師事務所咨詢電話:010-61057080,在企業拆遷方面有豐富的維權經驗,遇到糾紛可隨時致電咨詢我們。

      pt电子哪个平台容易爆

        <source id="cghjc"></source><nobr id="cghjc"></nobr>
          <source id="cghjc"><input id="cghjc"></input></source>
          1. <source id="cghjc"></source><nobr id="cghjc"></nobr>
              <source id="cghjc"><input id="cghjc"></input></source>
            1. 094的独家提供的水果奶奶 神算子中特三肖期期准 美国进口人体扑克 河北时时软件手机版 今期白小姐救世报报纸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mg赌场 存55送55 南宁沐足软件 捕鱼 下载内购破解版 北京pk走势图手机版软件下载 三肖中特历史推荐 时时彩缩水方法 69棋牌游戏 贵阳小姐上门服务 足球长传教学视频 北京时时02468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