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cghjc"></source><nobr id="cghjc"></nobr>
      <source id="cghjc"><input id="cghjc"></input></source>
    1. 環保關停

      您的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成功案例 - 環保關停 - 正文

      【案例解讀】私人碼頭遇到環保關停,補償被私吞

      來源:北京栩銳律師事務所_10年企業拆遷維權_010-61057080   更新:2018-06-29   瀏覽:
      私人碼頭經營多年 配合沿江砂場整治關停
        1995年,孫其祥與棲霞區渡獅石村第二生產隊簽訂承包協議,承包江邊蘆葦地作碼頭使用。雙方約定,孫出資金、人力墊高底面鋪石子,建碼頭及看碼頭的房子,供電線路架設;生產隊負責主路供電。租金是第一年1500元,第二年2500元,第三年3000元,長期租用租金不動。
        碼頭運轉的比較規范,效益不錯,孫其祥還多次作為納稅先進戶受到表揚。海事部門還專門給她發了一個銅牌,編號為27,她的碼頭也就成了佛靈門27號碼頭。到2007年,整個碼頭已經初具規模,碼頭占地長101米,寬30米,面積為3030平方米,另外還有8835平方米的生產場地。
        2007年,為了改善長江南京段的濱江景觀,南京市對沿江砂場進行專項整治。據了解,當時南京市、棲霞區共安排了3000萬元專項資金,對轄區內的104個沿江砂場進行整治,整個整治活動自8月23日開始,至9月30日結束,孫其祥的砂場碼頭也在其中。
        雖然有些舍不得,但是考慮到沿江整治工程屬于政府工程,孫其祥最終還是簽字同意了。記者在一份沿江砂場整治經費及獎勵清單上看到,砂場工作用房442.9平方米,每平方米按照200元補償,砂場實際占地面積11865平方米,每平方米按30元標準補償,另外還有4000元的獎勵費,總計45萬元。
        孫其祥說,這份補償清單,只是對砂場用房和占地面積的補償,并沒有對碼頭主體進行補償。“他們說政府沒有錢,等以后誰用這塊地誰再出這筆錢。”因此,除了碼頭,砂場上其它設施都在2007年9月30日前進行了清除。
        碼頭資產評估前遭強拆 千萬補償款無著落
        2008年6月28日,南京市幕燕濱江風光帶正式開工,2008年7月4日,南京幕燕建設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幕燕公司)領取了棲霞區國有土地拆遷許可證。從南京市國土資源局以及江蘇省國土資源廳的政府信息公開來看,孫其祥的27號碼頭已經被劃入拆遷范圍之內。此后,燕子磯街道組織了多次強拆,其中2009年1月24日的強拆導致了孫家報警。接處警工作登記表顯示,民警與拆遷隊溝通后,施工負責人當場表示,該碼頭的拆除一定等到賠償問題解決后再施工。
        在這種情況下,為了配合地方政府工作,孫其祥提出對碼頭進行資產評估。2010年2月1日,她向燕子磯辦事處提供了申請報告,委托江蘇國衡土地房地產資產評估咨詢有限公司對27號碼頭進行資產評估。燕子磯辦事處同意了這一申請。
        在辦事處和孫其祥都簽字或者蓋章認可的一份資產評估委托函上有這樣的說明:因拆遷補償事宜,棲霞區燕子磯政府、資產權人孫其祥雙方涉及的佛靈門生產經營的27號碼頭補償問題未能達成一致。為了不影響工期,解決矛盾,現委托貴公司對佛靈門27號碼頭進行評估。佛靈門27號碼頭的相關資產資料由孫其祥提供。落款時間為2010年2月22日。
        然而讓孫其祥沒有想到的是,這份委托函簽訂沒多久,在資產評估公司準備進行評估的前一天,也就是2010年3月2日,27號碼頭被突然強拆了。碼頭被拆除后,江蘇國衡土地房地產資產評估咨詢有限公司只能根據雙方認可的資料進行評估,資產評估報告顯示,碼頭和生產場地兩項加起來,評估價值為1087萬元。
        本以為評估結果有了,就能拿到屬于自己的拆遷補償款,可是讓孫其祥沒想到的是,這只是她的一廂情愿的想法,當地政府仍然拒絕發還補償款。而自從碼頭關停之后,孫其祥家里的就沒有了經濟來源,再加上償還修建碼頭時欠下的債務,日子過得越來越艱難。“我們家連吃頓肉都舍不得。”屋漏偏逢連夜雨,2012年6月,孫其祥的老伴被查出患上了癌癥,由于無錢治療,不久前離開了人世。她說,老伴的去世,跟一直拿不到拆遷補償款有很大的關系。“就是被這事氣的,整天唉聲嘆氣。”
        辦事處解釋前后矛盾
        燕子磯辦事處為何不愿意發放孫家的拆遷款呢?辦事處農副科科長楊寶仁解釋,佛靈門27號碼頭確實是辦事處組織拆除的,但是孫其祥的碼頭補償款早已發放,就是之前的45萬元的砂場整治經費。楊寶仁介紹,孫家的這個碼頭沒有手續,是一處違章建筑,2007年沿江砂場整治時,已經一次性解決了碼頭的費用,根本不存在所謂的碼頭拆遷補償。
        既然在2007年已經完成了拆遷補償,而且還是違章建筑,那么為何會出現2010年燕子磯辦事處同意進行資產評估的委托函呢?對此,楊科長稱,孫家人多次找到街道要拆遷補償,后來負責信訪接待的工作人員在不了解事實的情況,蓋了辦事處的印章,同意進行資產評估,這是辦事處工作中的一個“烏龍”事件。
        至于資產評估1087萬元,為何只給孫家45萬元,對此楊科長一直沒能給出一個明確的說法,只是表示此事還在可以繼續商量,爭取再給孫家一些補償。
        南京城建集團稱拆遷款已經下發
        孫家認為,碼頭的拆遷是在沿江砂場整治結束之后,在幕燕風光帶建設過程中,兩者完全不是一回事。由于幕燕公司隸屬于南京城建集團,孫家人找到了南京城建集團了解情況。城建集團信訪辦的一位楊姓工作人員介紹,他對孫家的這個事情還是比較清楚的,也曾多次參與協調解決此問題的會議。會議記錄顯示,當時要求的是,棲霞區和燕子磯辦事處負責轄區內的拆遷工作,幕燕濱江風貌區內的建設工程則由幕燕公司完成。他說孫家的這筆拆遷費用早就劃撥下去,事情拖到現在沒有解決,問題還是出在辦事處。
        據他介紹,砂場整治和風光帶拆遷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組織的主體也不一樣。當時拆遷范圍劃定之后,拆遷款早已從南京市住建委劃撥到了地方政府,但不知為何遲遲沒有發放到孫家。“當時我們下決心去查的,棲霞區政府給攔了下來,怎么可能就這點錢呢?”他建議孫家跟燕子磯街事處打官司,并承諾愿意出庭作證。“這家人就是太老實了。”這位工作人員對事情拖到現在沒有解決也表示很氣憤。
        孫其祥稱,她曾經打算起訴燕子磯街道侵占她家的拆遷補償款。但是對方曾經放出風來,說她跟政府打官司是打不贏的,一旦官司敗訴,以后連談的機會都沒有了,她擔心出現此種局面,最終還是撤回了訴訟。孫其祥說她現在也想明白了,老伴因為無錢治療而撒手西去,家里現在連吃飯都困難,她也沒有什么好顧慮的,打算起訴燕子磯辦事處,討回屬于自己的拆遷款,她相信法律是公平的。
        律師觀點:侵吞補償款涉嫌犯罪
        孫其祥的27號碼頭是在沿江砂場整治工作結束之后才被劃入拆遷范圍的,也就是說之前的45萬元補償款是對碼頭的砂場經營的補償,與之后碼頭拆遷沒有任何關系。在拆遷過程中,辦事處既然同意進行資產評估,說明街道辦完全認可27號碼頭的合法性,也就充分地證明了45萬元并非碼頭拆遷的補償款。現在街道辦以“補償過了”為借口,顯然自相矛盾。
        相關人士介紹,孫家的碼頭在沿江風光帶的建設范圍之內,拆遷范圍確定之后,拆遷補償款隨之確定。拆遷補償款屬專款專用,侵吞拆遷補償款情節嚴重的,可以追究刑事責任。
        北京栩銳律師事務所咨詢電話:010-61057080,在企業拆遷方面有豐富的維權經驗,遇到糾紛可隨時致電咨詢我們。
      pt电子哪个平台容易爆

        <source id="cghjc"></source><nobr id="cghjc"></nobr>
          <source id="cghjc"><input id="cghjc"></input></source>
          1. <source id="cghjc"></source><nobr id="cghjc"></nobr>
              <source id="cghjc"><input id="cghjc"></input></source>
            1. 六开彩开奖结果免费一肖中特 重庆百变王牌贴吧 炸金花个个牌组出现几率 十大赚钱方法 2779227792王中王手机论坛 pk10官网开奖记录 最新 艳照门 成都麻将胡牌公式图解 快乐12选5跨度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技巧 pk10计划7码规律 mg游戏平台首页 乌克兰美女素颜 内蒙古快三开奖一定牛 五分彩计划 太原哪有老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