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cghjc"></source><nobr id="cghjc"></nobr>
      <source id="cghjc"><input id="cghjc"></input></source>
    1. 國家賠償

      您的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成功案例 - 國家賠償 - 正文

      訴臺州市臨海市東塍鎮人民政府強拆違法建筑行政賠償案

      來源:北京栩銳律師事務所_10年企業拆遷維權_010-61057080   更新:2018-07-02   瀏覽:
      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行政判決書
        
        (2016)浙10行賠終10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盧志存。
        
        委托代理人盧招蓮。
        
        委托代理人王以德,浙江時空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臨海東塍鎮人民政府,住所地臨海市川津路375號。
        
        法定代表人郭宏杰,鎮長。
        
        應訴負責人鄭云法,臨海市東塍鎮人民政府副鎮長。
        
        委托代理人王海芬,浙江昶日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盧志存訴被上訴人臨海市東塍鎮人民政府行政賠償一案,不服臨海市人民法院(2016)浙1082行賠初字第3號行政賠償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原告盧志存系臨海市東塍鎮大房村村民。1991年7月8日,臨海市國土資源局根據原告提供的坐落在東塍鎮大房村房屋用地面積為39.29平方米的臨海市土地登記具結書核發了東塍集建(93)字第10071號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1986年原告盧志存申請農村個人建房用地90平方米,經原臨海縣人民政府審核后批準其建房2間,占地面積共90平方米。后臨海市國土資源局在1991年進行的地籍調查和1993年進行的土地登記審批時發現原告實際建房占地110.16平方米,少批多占20.16平方米。1994年11月5日,原告申請補辦少批多占20.16平方米的建房手續,并獲得原臨海市土地管理局東塍鎮管理所的同意,并為其補辦了建房手續。2001年8月23日,臨海市國土資源局在原告的東塍集建(93)字第10071號的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上加蓋“本戶因拆除注銷”字樣,并加蓋有臨海市人民政府土地登記專用章。2002年1月8日,原告盧志存戶簽訂分居協議書,協議約定原告盧志存分給長子盧招蓮新屋兩間二層樓房兩間平房,分給次子盧招明人民幣6000元用于自建房屋。2014年,被告臨海市東塍鎮人民政府為實施康居工程建設,對大房村內各類違法建筑進行清理,其中包括原告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為東塍集建(93)字第10071號老屋墻圈。2014年5月22日,被告臨海市東塍鎮下屬的三改一拆行動領導小組辦公室向原告作出限期拆除通知書,后因為原告未主動拆除,被告組織人員拆除了原告東塍集建(93)字第10071號的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老屋所剩墻圈。2015年6月29日,原告次子不服向臨海市信訪局進行信訪。被告臨海市東塍鎮人民政府于2015年7月8日回復,上述老屋土地使用證已于2001年8月23日被注銷。2015年8月13日,原告以被告注銷老屋土地使用證的行為錯誤為由訴至臨海市人民法院。2015年11月10日,臨海市人民法院判決原告老屋屬應拆未拆房屋,且該老屋自然毀損嚴重,主屋已不存在,僅存墻圈。因原告盧志存不主動申請辦理老屋東塍集建(93)字第10071號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注銷登記的情況下,臨海市國土資源局可以依職權辦理注銷該建設用地使用證。但在注銷前,臨海市國土資源局未聽取原告陳述與申辯,直接予以注銷,顯屬程序違法,確認臨海市國土資源局將原告的東塍集建(93)字第10071號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注銷的行政行為違法。后原告以被告拆除自己房屋違法造成損失為由訴至本院,請求行政賠償。
        
        原審法院認為,原告盧志存在已有東塍集建(93)字第10071號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地塊房屋的情況下,重新申請農村個人建房用地90平方米,經原臨海縣人民政府審核后批準其建房2間,占地面積共90平方米,且實際建房占地110.16平方米;少批多占20.16平方米,原告已申請補辦了建房手續。原告盧志存新蓋房屋在分家時分給長子盧招蓮管業,次子盧招明后經調劑也有兩間房屋。原告盧志存原有的東塍集建(93)字第10071號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地塊的房屋按《浙江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辦法》第三十五條第二款以及臨海市人民政府臨政(1988)19號《臨海市土地管理實施辦法》規定,可以認定為應拆未拆房屋范圍。況且被告在組織拆除時該房屋主屋已倒塌,僅存墻圈。但是被告臨海市東塍鎮人民政府以臨海市東塍鎮“三改一拆”行動領導小組辦公室名義對原告盧志存下發了限期拆除通知書,“三改一拆”行動領導小組辦公室只是臨時機構,不具有行政執法主體資格,應確認違法。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四條第四項之規定,原告享有取得因該違法拆除行為而造成的財產損害的賠償的權利。但該老屋自然毀損嚴重,主屋已不存在,僅存墻圈。原告訴稱,自己在被拆房屋處存放有紅木及古裝紅木家具,該訴稱不符合常人存放貴重物品的常理,該院不予采信。至于原告要求賠償的其他損失,無事實和法律依據,理由不足,該院不予支持。此外原告的房屋屬于應拆未拆房屋,故原告要求被告恢復房屋原狀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十六條第(四)項之規定,判決駁回原告盧志存的訴訟請求。
        
        上訴人盧志存上訴稱:1、一審法院認定上訴人的房屋為應拆未拆房屋顯屬錯誤,因為上訴人是在1986年就已審批建房,而涉案的房屋是在1993年發證的,在2000年進行年檢合格,說明上訴人房屋并不屬于應拆未拆,屬于上訴人的合法財產。2、一審法院認為上訴人房屋自然毀損嚴重,主屋已不存在,僅存墻圈,這種認為不符合客觀實際,上訴人的房屋一直在居住,在該房屋內存放上訴人的紅木木頭及古裝紅木家具。3、被上訴人的違法行為導致上訴人向有關部門申訴、起訴,為此上訴人的損失應由被上訴人承擔。
        
        被上訴人臨海市東塍鎮人民政府辯稱:原審法院對上訴人盧志存原有老屋屬“應拆未拆”對象的認定事實正確,適用法律無誤,上訴人主張損失10萬元缺乏事實根據,被上訴人有充足證據證明強制拆除行為沒有造成上訴人財產損失,而上訴人無證實受損事實的相關證據。對原審判決認定被上訴人以“三改一拆”行動領導小組辦公室名義對上訴人所作的行政行為系程序違法的事實認定無異議。故原判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依法維持原判,駁回上訴。
        
        經審理,對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臨海市人民法院(2016)臺臨行初字第6號生效判決書認定,涉案房屋為應拆未拆房屋。被上訴人在組織拆除時該房屋主屋已倒塌,僅存墻圈。上訴人訴稱,自己在被拆房屋處存放有紅木及古裝紅木家具,該訴稱不符合常理,故上訴人要求恢復原狀及賠償損失缺乏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原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人的訴訟請求并無不當。上訴人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蔡超
        
        審判員  屈雪香
        
        代理審判員  張方杰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日
        
        代書記員  郭之儀
      pt电子哪个平台容易爆

        <source id="cghjc"></source><nobr id="cghjc"></nobr>
          <source id="cghjc"><input id="cghjc"></input></source>
          1. <source id="cghjc"></source><nobr id="cghjc"></nobr>
              <source id="cghjc"><input id="cghjc"></input></source>
            1. 极速赛车是统一开奖么? 彩票开奖快乐12四川 陕西快乐十分历史记录 山东时时开奖结果 6场半全场胜负彩怎么玩 新快3开奖 上海时时3星走势图 王中王一肖中特中奖结果 欢乐生肖时时彩走势图 MG赌场登录 杭州按摩推拿一条龙 大王来捕鱼的兑换码是多少 江苏快3未出走势图 四肖三期必出一期香港 内蒙古时时推荐号码 ag时间差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