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cghjc"></source><nobr id="cghjc"></nobr>
      <source id="cghjc"><input id="cghjc"></input></source>
    1. 違章建筑

      您的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企業拆遷 - 違章建筑 - 正文

      招商引資企業進行的廠房建設是否存在違章建筑問題

      來源:北京栩銳律師事務所_10年企業拆遷維權_010-61057080   更新:2018-06-21   瀏覽:

      本文摘要:近來在江蘇南通市通州區張芝山鎮進行大范圍的違章建筑的拆除,主要針對的就是企業,據統計大約拆除了四十多家,企業被實際拆除造成很大的經濟損失,有的企業甚至剛剛建成不久

      近來在江蘇南通市通州區張芝山鎮進行大范圍的違章建筑的拆除,主要針對的就是企業,據統計大約拆除了四十多家,企業被實際拆除造成很大的經濟損失,有的企業甚至剛剛建成不久還沒有正式投入生產已經被強制拆除,我們針對這個問題采訪到了企業方的代理律師--北京栩銳律師事務所博律師(免費咨詢:010-61057080),吳律師向我們介紹了本案的詳細狀況。
       
        招商引資建工廠卻是違建?
        本案是發生在江蘇南通市張芝山鎮。張芝山鎮有很多企業都是在2000到2006年間進行招商引資行為的,在張芝山鎮的塘坊村設立了專業的工業園區。這個工業園區沒有進行任何批準,但是現在實踐中已經形成了一種潛在的工業園區的形式,企業經過招商引資來了以后跟塘坊村,包括跟其他的村都簽訂了相關的土地租賃協議,租賃了村里的土地,并且在土地租賃協議中都明確的寫明是用于生產經營、使用于廠房建設并且生產經營,而且要為地方納稅政策作出一定貢獻。這幾點在雙方的租賃協議中都有具體的約定。
       
        有了具體的約定之后,所有的企業就緊鑼密鼓的進行了實際的建筑行為,在這個建筑過程之后,大約在2005、2006的時候,所有的企業都進行了實際的經營生產,并且在客觀上形成了一個工業園區,幾十家企業都在一起,問問當地的普通人都知道這里是一個工業園區的性質。結果在2015年,南通市通州區有一個拆違章土地督察,要求建在所謂的非農業建設用地上的建筑進行拆除,恢復耕地。
       
        廠房拆除恢復耕地怎么辦?
        恢復耕地就需要這些企業把廠房進行拆除,但是張芝山鎮鎮政府在進行拆除的時候沒有按照拆遷來談補償問題,而是直接要求拆違章,不予補償,一分錢沒有。這個時候所有的企業都不同意,企業都投入大量的資金,有些企業投入數千萬在這里建設廠房。企業都想在這個地方好好經營,來給地方做貢獻也給自己賺取利潤。
       
        但是2015年4月份的時候,張芝山鎮政府向所有企業送達了限期拆除決定書,其表現形式就是一個拆除決定,并且拆除決定中也沒有賦予當事人陳述申辯的權利,也沒有告知當事人有相關復議訴訟的權利。就簡簡單單的一張紙,沒有經過任何的法律審核。相關的政府人員在做這個事情之前也沒有調查取證、實際摸底、跟企業談話等,這就是一種野蠻的執法行為。
       
        四月份向所有企業送達限期拆除決定書后,所有企業不服,大約在2015年7、8月份的時候,向當地的如東縣人民法院提起了要求撤銷送達的所謂的違章建筑認定法律文書,這個法律文書在2016年年初也被法院裁定予以撤銷了。
       
        在送達文書后也沒有給當事人相關的法律救濟權利,直接在去年對上述四十多家廠房實施了強制拆除的行為,應該講造成的經濟損失數以萬計,據統計大約造成好幾個億的損失。
       
        這種野蠻的執法行為也遭到了當地企業的反抗,包括有的企業雖說沒有行為反抗,但是也在訴訟上或是找媒體上都進行了反饋,這件事在當地引起了劇烈的反響。
       
        違法強拆行為應給予企業賠償
        我們接受企業相關的委托起訴到法院,要求確認當地政府的這種強拆行為是一種違法行為,并且要求給予所有企業賠償。
       
        在本案中有一個關鍵問題,就是所有企業是經過招商引資過來的,并且在政府的牽頭之下跟當地的村委會進行了集體土地的租賃,租賃協議中有約定必須從事生產經營行為,之后企業也從事的是生產經營行為,并且取得了相關的營業執照。
       
        在法院的時候我們極力主張這一條,招商引資跟普通租地進行廠房建設是完全不一樣的,因為招商引資的前置行為就是政府允許、認可、鼓勵我在當地進行實際經營建設,并且用于創收,用于實際納稅,也用于解決當地的工人就業問題和解決當地政府的一些實際困難。這種招商引資的行為從一個角度講的話就是政府認可我建筑合法性的行為,當然按照《城鄉規劃法》的規定,我確實沒有取得相關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也沒有房產證、土地也是租賃而來,但是政府出現一種積極的態度,就是已經認可我建筑的合法性的一種基礎。
       
        對于這種狀況,如果政府按照所謂的違章建筑沒有走任何的法定程序就對企業進行了拆除,那么政府對于這塊財產應不應該予以賠償?
       
        按照《國家賠償法》以及《行政賠償法》的相關規定,必須認定是合法建筑才能予以賠償。如果是認定不了是合法建筑,也就是說造成侵權的客體沒有一定合法性基礎的話就不能進行賠償。現在是我經過招商引資,經過政府鼓勵認可的建筑被你無償的給強制的違法的拆除了,到底應不應該賠償的問題。
       
        以前判決當中幾乎都沒有進行實際賠償,包括招商引資的,在這一次的判決當中實際告知我們,經過招商引資的并且有充足的歷史原因的,政府從某個角度或者某個方向已經用行為或者態度表達一種認可,這個時候如果給企業造成實際損失也應該納入賠償范圍。也就是說政府的表示對你的建筑,不管是行為表示還是書面表示,甚至市口頭表示,都達到了能夠認可你建筑存在的合理合法性基礎了。
       
        如果再遭到了違法拆遷或是野蠻暴力執法,都應該納入賠償范圍。這是我們下一步要求和約束政府進行合法執法行為的一個前提,也是一個主流的行政法方面的思維。
       
        行政法現在越來越要求政府的具體行政行為跟政府的實際操作過程必須嚴格按照行政相關執法程序,并且按照政府的信賴原則。其實這就是行政法當中所適用的行政信賴原則,也就是說我招商引資進來以后政府對我進行態度許可,我基于信賴在這里進行投資建設,不能打破這種信賴的基礎,給我造成的損失必須納入到補償范圍。
       
        律師說法:屬違法違規
       
        這個案件中主要體現了三個問題:
       
        1、主體資格問題。在判決書中也實際闡明了,即便企業的成立是在建設行為之后,因為有很多企業是在邊建設邊申辦營業執照的。即便企業注冊時間是在廠房建設之后,但是行政訴訟法的主體資格來認定就是權利義務影響,但是也影響了他的權利義務,因為也是為了企業下一步生產經營而建設的廠房。
       
        主體資格的認定不一定是這個違章建筑或建設就屬于某一個人或企業,不管是以個人還是企業,以產生權利義務影響為主要判斷標準。
       
        2、招商引資的情況有別于自己單純的租賃房屋或者租賃場地建立房屋的情況,招商引資是政府的一種默許一種認可一種鼓勵,對于這種行為也是具體行為的體現,而不能簡單的看成一種不認可的行為,即便沒有取得相關的工程規劃許可或房產證,但是這是政府一種實際行為和態度的認可,也是有效的。
       
        3、按照《行政強制法》的規定,在限制拆除決定書的復議訴訟期間,不能進行建筑物的拆除,不能對他的權力義務產生實際的影響,因為他有復議訴訟的權力,他有進行針對性提起合法性質疑的權力,只有在進行法院最后確定了,就是違章建筑,才能采取實際的拆除行為。
      pt电子哪个平台容易爆

        <source id="cghjc"></source><nobr id="cghjc"></nobr>
          <source id="cghjc"><input id="cghjc"></input></source>
          1. <source id="cghjc"></source><nobr id="cghjc"></nobr>
              <source id="cghjc"><input id="cghjc"></input></source>
            1. 百樂門娱乐 数21游戏技巧 彩票扫码查询中奖结果 盈彩平台 重庆时时采彩官方开奖 假彩票打印系统 m5彩票平台官网 龙虎稳赢的公式方法 精准计划软件客户端 红中二人麻将技巧 天富娱乐 骗局 北京pk赛车购买网址 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网站下 6码2期倍投计划表 下载决战2019二八杠 排列3杀6码